新闻中心

返回

“双循环”是我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新选择

时间:2020-11-10

  当世界其他各国还深陷疫情肆虐的泥潭之际,我国提出来了“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向世界喊出了“中国发展最强音”。

  但是,对双循环的属性认知与实际功用的解读还需要有大的提升。

  一、从“双循环”认知误区中走出

  在国际环境发生剧变的条件下,我国提出以经济内循环为主体的经济双循环战略,这并不是将“三驾马车”简单地加减和演绎,更不是“闭关锁国”“计划经济”的片面认知,该战略涉及到我国经济发展模式的重新选择、经济顶层政策的重新设计、发展动能重点的重新定义等。因此,深入研究新发展格局的深刻内涵及其必然性,对现实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指导作用。

  通俗来说,新发展格局的“新”是相对于之前我国投资、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而言的,“新格局”将着重增加投资、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形成以经济内循环为主、外循环为辅的双循环发展的经济模式。事实上,经济内循环是依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原则,依靠国内一切社会组织和个人通过参与生产、交易、分配、消费等活动,实现经济规模的不断增长、经济质量的不断提升,以驱动我国社会经济保持稳步前行的过程,同时,为我国的深层次开放打下坚实基础。

  二、从大视野来看“双循环”发展新格局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提出并不仅仅是新冠疫情的单一作用,更不是应对经济下行的无奈之举。“新格局”既是长期以来国内外经济发展形势所致,也是我国审时度势、布局已久的战略决策。

  1、用“双循环”来缓释发展压力

  2010年前后,我国工业产值位居世界第一,我国成为了制造业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2年,我国进出口贸易也跃居世界第一位。与此同时,我国经济发展的各方压力骤增。

  首先,国际环境发生了变化。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让世界经济开始进入衰退期,而此时中国的崛起,也必然伴随着国际压力。2009年,我国出口总额达到最低值,且2010年之后出口总额增长率基本处于低位(如图1)。尽管如此,我国的对外贸易也一直处于顺差地位,使得与别国的贸易摩擦不断,进出口差额出现剧烈波动。有数据显示,从2006-2015年的10年间WTO的各种贸易纠纷案件有1/3是跟中国打的,虽然这些都是属于WTO常规的经济次序里产生的摩擦,但是也给中国的外向型经济发展带来不少压力。

  其次,国内形势不容乐观。一方面,国内各种生产要素的成本提高,在国际分工中的比较优势不再明显,“世界工厂”开始向印度、东南亚地区转移。2012年以后,我国每年退休的人达到了1500万,而每年新增的劳动力只有1200多万,实际上每年会减少200多万劳动力,劳动力成本大大提高;另外,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深入,油电煤气运输、城市土地等成本也都提高了很多。另一方面,建国后的工业大发展以及粗放式的发展方式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开始显现,生态环保压力骤增。

  基于此,我国经济发展转向内循环是十分必要的,也是我国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应有之义,且我国从2013年提出新常态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在逐渐朝着内循环方向调整了。

  2、用“新格局”来增强经济实力

  以内循环为主的新发展格局在短期内的经济增长效果可能不太显著,但是从长期来看,对十年甚至二十年后的中国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首先,内循环通畅推动国内要素市场的充分发育和完善。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形成了以投资、出口为主要拉动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在推动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了我国要素市场的发育不足。而资本市场、技术市场、劳动力市场、土地市场、能源市场等要素市场是支撑各类企业发展和一切商品流通的基础,只有通过内循环进一步深化要素市场改革,改革生产关系从而提升生产力。只有要素市场健康发展,才能支撑整个社会的商品市场的发育和完善。

  其次,内循环基础上国内企业更具国际竞争力,有力保障国民经济安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国际分工中的角色一直是低端制造业,高新技术产品高度依赖进口,一旦有经济危机或其他问题出现,将严重威胁我国的经济安全。内循环的情况下,能够有效推动企业的技术进步,加强核心器件自主研发的能力,在提升企业的国际竞争力的同时,化解技术壁垒带来的经济风险。

  最后,内循环下国家经济实力不断增强,进一步提升国际地位。一方面,内循环能够提升国内的生产和消费能力,有利于推动我国由原材料供给、低端制造业和终端消费转向产销全产业链集群,同时吸引国外优秀资本、企业来境内投资发展,提高我国经济效益质量;另一方面,内循环下国内消费能力的提高,能够提高我国消化世界产品的能力,扩大进口规模,减少贸易摩擦,增强我国的国际影响力,也能够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提升。

  三、强国必选“双循环”

  2019年,我国的经济外向度为31.92%,比较其他发达经济体,我国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较高。例如,美国经济外向度为19.5%,欧共体为22%,日本也逐渐内转,目前在25%左右。事实上,在当今发达国家中没有一个是单纯依靠外贸发展成为强国的,而是把内需作为磁铁,吸引别国与其进行投资与贸易往来,从而奠定强国基础。因此,我国的强国之路也必然要选择开放条件下的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发展模式,用内循环来推动深化改革、支撑扩大开放。

  结束语:本篇作为系列研究用“双循环”来促进洛阳经济发展系列文章的引言,以后我们将陆续推出专题性的研究成果。敬请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