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返回

【沙里淘金财经观察】蜕变与升级:都市圈中的洛阳名片

时间:2021-01-21

  作者:洛阳规划院区域研究中心陈少乐许浩

  自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洛阳人一直自豪于三大名片:制造业、科研与文化!

  可是,70多年过去了,这三张名片似乎已显陈旧。

  恢弘的洛阳都市圈规划能否擦亮这三张名片的时代浮尘?

  一、制造业:共和国的长子如何青春

  1、当然,这依然是历史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多项重点建设项目在洛阳奠基,大批国家级科研院所纷纷落户,洛阳相继建立了中国第一拖拉机制造厂、洛阳轴承厂、洛阳矿山机器厂、洛阳玻璃厂等有“共和国长子”之称的重点企业,并诞生了我国第一台拖拉机、第一台压路机、第一台军用越野汽车、第一批汽车变速箱轴承等多个“第一”。十大厂矿的兴建,曾使洛阳一举成为仅次于北京、上海、武汉、天津的全国第五大现代化城市。

  2、目光转到现代:水平驻留在2.0的档位上

  拥着荣耀走过计划经济年代和改革开放初期后,洛阳制造业的脚步渐渐沉重,“洛阳制造”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黯然失色。企业人员多、负担重,设备陈旧,技术老化,产品竞争力下降,经济效益下滑……

  在全球制造业在由3.0向4.0的道路上迅跑之际,洛阳多数的制造水平却依然驻留在2.0的档位上。

  3、蜕变路径:聚焦先进制造、形成产业集成

  洛阳制造业,需要打造一个全新的平台,使其现有产业优势得以发挥,这个平台,就是先进制造业基地。

  洛阳应以建设全国先进制造业基地为目标,厚植创新发展新优势,不断强化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基础,推动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集群现代化,统筹区域先进装备制造、新材料、高端石化、节能环保装备等产业集成发展。

  整合优势产业集群,加快成立都市圈优势产业联盟,对接好产业链和创新链,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强区域产业协作,引领制造业向高端化、数字化、智能化、集成化、绿色化发展。

  洛阳的制造业一方面要依托国家高新区、经开区、产业集聚区等产业发展主阵地,探索推广“飞地经济”、“飞地园区”。例如,涧西区已和渑池共建园区。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发展“6+3+X”新进制造业园区,全力打造周山自贸、伊滨经开、红山临空(自创区)、洛龙数字、偃师节能环保、洛新高端医疗、宜阳航空航天等一批显性产业品牌地标,提升产业链与供应链水平,培育在国际国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千亿乃至万亿级产业集群。

  二、科研:再造院所高地

  1、曾经的豪华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洛阳以大院大所众多而名声遐迩:省部级科研院所、国家级创新平台均占全省三分之一。科研人才的密度居全国首列。

  2、现在的尴尬

  由于洛阳的场域经济和场域教育的劣势,近十几年来,洛阳的一批科研院所陆续整体外迁或曲线外迁的势头不减。如中铁隧道勘测设计院、机械部第十设计研究院、中石化洛阳工程公司、中铁十五局等大所大企业分别外迁至天津、北京、广州、上海等地。还有一些大所大企业总部虽未搬迁,但在外地设立研究机构或者子公司,公司人员及发展重心转移外地。

  3、升级路径:优化场域+高端创新平台

  洛阳应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增强洛阳场域的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及社会资本,加强洛阳及洛阳企业的场域力量,提升洛阳及其企业的竞争力与吸引力,打造院企集聚新高地。

  洛阳科研需要一个全新的支撑点,使其现有科研优势得以发挥,这个支撑点,就是技术创新。要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战略支撑点,发挥洛阳科研院所资源优势,建立起基础研究、前沿技术、重大共性技术对大型装备制造之间的支撑与转化,构建起技术创新的产业链条。

  联动济源、三门峡、平顶山等地,聚焦机器人、智能制造、航空航天、新材料等前沿领域,加强共性技术创新平台等基础设施建设。主动承接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和国家级创新载体平台布局,积极参与国际大科学计划和国际大科学工程。

  科研院所和企业加强合作,提升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能力,培育满足前沿产业发展需求的市场化新型研发机构,促进制造业由资本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

  在创新发展势头最迅猛的新媒体、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产业领域积极布局,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和创新创业环境,培育形成一大批面向高精尖领域与技术创新前沿,发布共享区域型“创新劵”,壮大产业根植性强的本土化瞪羚企业和独角兽企业,打造新阶段黄河流域和中西部地区的创新高地,共建区域型科创中心。

  三、文化:国际化的交往

  1、远古的骄傲

  历史上,洛阳地位显赫。放眼全国,恐怕也就只有北京、

  西安能与其比肩。洛阳是名副其实的古城,从夏代建都洛阳偃师二里头到后晋建都洛阳,13个朝代,1500年建都史,4000多年的历史,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

  可是,若从洛阳作为最后一个陪都的金朝算起,它的辉煌已经逝去800余年之久了。

  2、现在的困境

  尽管作为都城的历史已经逝去,但是,洛阳依然坐拥“根在河洛”的“圣城”地位。其丰厚的历史文化软实力资源,很少有城市与她比肩。但是这个华夏圣城的称号,却没有真正形成城市的软实力,洛阳和西安、郑州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症结在于历史文化保护缺乏系统性和整体性,城市历史文化在内涵凝练、现实展示、人员参与上存在不足,在理论研究、经营开发管理人才上存在不足,洛阳自身的文化产业优势相对不明显,缺乏与其厚重的历史文化资源相匹配的创新型文化产业群等。

  当然,造成困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作为一个三级城市,能力有限,并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宣传、保护、传承,而在去年,“河洛文化生态保护区”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洛阳都市圈建设也提上日程,能不能取得突破性进展,就看我们的努力了。

  3、突围路径:加快国际化交往

  长期以来,洛阳的文化价值犹如深闺,洛阳的文化鉴赏犹如自拉自唱,她必须走出围墙,与世界对标与共舞。

  要围绕洛阳都市圈文化繁荣兴盛核心区和国际人文交往中心的总体战略目标,深入挖掘黄河文明的精神内核和时代价值,传承弘扬河洛文化,加快河洛文化的国际化表达,培育壮大沿黄河、伏牛山、河洛盆地等跨区域旅游精品和线路。

  建设跨国(区域)全方位合作交流和交往平台,推进世界古都论坛永久会址、河洛文化国际交流中心、丝绸之路文化交流中心,鼓励在三门峡、平顶山、济源等地举办“两节一会一论坛”分会场,放大节会影响力。吸引国际国内一流会展企业入驻洛阳,建设知名的国际博览城。

  联动巩义、义马等地共同开发石窟寺,打造全国石窟寺研究保护基地。突出洛阳博物馆、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的引领作用,联动三门峡仰韶博物馆、汝州汝瓷博物馆、济源愚公移山纪念馆等,积极融入黄河流域博物馆联盟,保护打造“东方博物馆之都”,构建以国有博物馆为支撑、非国有博物馆为补充,层次多元、通古达今、特色鲜明的博物馆展示体系,助力区域文化的高质量发展。

  结束语:

  都市圈为洛阳名片的能量发挥提供了广阔的场域,擦去浮尘的洛阳名片会让洛阳更加靓丽。这就是我们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