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返回

金稳委的成立标志着新金融监管体系确立

时间:2017-11-21

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为贯彻落实十九大和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下称“金稳委”)于11 月8 日在北京正式成立,并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至此,新的金融政策与监管框架——“一委一行三会”正式确立。

这表明了中央“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决心,同时也是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大任务的具体体现。紧接着,11月17日,央行联合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和外管局,以证券、银行、基金、信托等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业务为切入点,对发行的资管产品种类、合格投资者类型、从业人员资质、产品代销渠道、风险控制等多个方面进行了详细说明。资管新规表示要打破刚性兑付,消除金融机构之间和同一金融机构内部不同部门与资金池之间的嵌套关系,要求做到专款专用,明确分工。资产管理业务是不同金融机构业务的交叉领域,只有在加强监管部门之间协调的情况下,才能真正做到有效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

历史经验显示,金融监管体系的变革与金融市场创新是同步的,中国也是在不断地针对新的经济金融环境完善监管框架。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宏观经济运行在应对外部冲击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新的特征,其中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金融脱媒和影子银行的膨胀。影子银行的形成与不同金融机构通过资产管理业务而形成的嵌套关系密切相关,在原有分业监管的框架下,形成了大量的监管空心区和重叠区。最新数据显示,由银行理财、基金、信托、证券资管计划和各类金融机构子公司构成的资管业务规模已达102万亿元规模。从资金使用看,其主要投资的非标产品具有期限、流动性和信用转换功能。这类产品透明度较低,规避了资本约束等监管要求,大多未纳入到社会融资规模的统计核算。刚性兑付与金融机构间嵌套关系形成了一种“太关联而不能倒”(Too connected to fail)的恶性循环,大大提高了系统性金融风险,对加强监管机构之间的协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金稳委的成立标志着新监管框架最终形成。党中央、国务院对金稳委的定位体现了加强统一监管的整体思路。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部署,金稳委的工作重心是通过“统筹金融改革发展与监管,协调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相关事项,统筹协调金融监管重大事项,协调金融政策与相关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来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金稳委在新监管体系中处于中心地位,统筹、稳定、改革、发展是其基本职能。

在新监管体系下,央行负责宏观审慎管理,“三会”负责微观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金稳委是央行与“三会”之间的协调机制。这样一来,有分工,有协作,金融监管的盲区和重叠区将由金稳委统筹协调。在风险叠加和结构转型的当下,稳定是第一位的,在稳定的基础上求发展。金融促发展的根本在于打通金融与实体的隔离,让金融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金稳委的协调将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外部监管与金融机构内部监管的协调、国内与国外的协调以及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

央行的监管职能也在加强,主要体现在构建宏观审慎管理体系,从宏观、逆周期和跨市场的角度加强监测、评估和调节。

实际上,央行早在2009年就提出了加强宏观审慎管理。近几年,央行一方面积极稳妥推动货币政策框架从数量型调控为主向价格型调控为主逐步转型,创新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基本稳定,不断增强利率调控和传导能力,平衡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管理;另一方面逐步建立和完善了宏观审慎管理框架。

其一,在2011年正式引入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其核心是金融机构的信贷扩张应与经济增长的合理需要及自身的资本水平等相匹配,也就是要求金融机构“有多大本钱就做多大生意”,不能盲目扩张和过度加杠杆。针对金融市场和金融创新的快速发展,2016 年起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将更多金融活动和资产扩张行为纳入宏观审慎管理,从七大方面对金融机构的行为进行引导,实施逆周期调节。之后又于2017年将表外理财纳入MPA广义信贷指标范围,以引导金融机构加强表外业务的风险管理;2018年还将把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考核;

其二,将跨境资本流动纳入宏观审慎管理范畴,从外汇市场和跨境融资两个维度,从市场加杠杆融资和以自有资金短期炒作两种行为模式入手,以公开、透明、市场化的手段进行逆周期调节,促进金融机构稳健经营,维护金融稳定;

其三,继续加强房地产市场的宏观审慎管理,形成了以因城施策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为主要内容的住房金融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从政策落实情况看,当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基本稳定,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保持平稳增长,绝大多数银行业金融机构经营稳健,金融市场上的加杠杆和投机行为得到了一定程度抑制,企业和居民的正常融资需求也得到了保障。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相互配合,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了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同时较好地防范了系统性金融风险。

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则将更加注重微观审慎监管,包括对金融机构的功能监管、行为监管和竞争监管,关注的是金融机构的行为,注重对消费者的保护,强调对信息披露的监管;同时还要维护市场公平的竞争环境,不以机构类型的差异而设置业务准入门槛。

金稳委、央行和“三会”在监管实践中,并不是截然对立的。英国金融服务局作为统一监管机构,同时负责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这种模式的最大好处是将不同监管机构的相同功能的监管合并在一起以提高效率,还可以更好了解金融体系的全面风险。但综合监管的方法要求它必须保持和央行的密切协调,因为央行作为“最后贷款人”,对维护市场稳定有最终责任。

适度、全面和有效的金融监管,是保护投资者基本权益、促进金融创新、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市场效率和防范金融风险的基础。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部署,金稳委是党中央、国务院面对金融市场深刻变革而设立的,以维护金融稳定并促进经济发展的新机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改革与开放需要建立在稳健的制度之上,我们相信新监管框架的确立将会开创中国金融改革与开放的新局面。

(邵宇系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达飞系东方证券高级研究员)